三月不许开花

第一百四十六章:堕去魔域(1 / 2)

战神命危,四海八荒的帝君们齐聚,灵霄殿的大门再没打开过。

桃枝枝心急如焚,却又求见无门,六神无主之下,还是爬墙回了姻缘殿。

月下仙人看着她从墙上笨拙的摔下来,丝毫要扶的意思都没有,只翘着腿,慢悠悠开口戏谑:“哟,才想起来看我啊,莫不是这些日子你修炼又偷懒了,竟是连法术都不记得如何使?”

桃枝枝半天爬不起来,听了这话,抬起一张毫无血色的脸。

“是了,你定然还不知道,自上次……我才发现,这姻缘殿只我不得出而已,你们还是可以自由来去的。”月下仙人仰着脖子喝完酒,才看见桃枝枝脸色不对,忙起身将她扶了起来,“可是步霄恢复不顺?”

桃枝枝只哆哆嗦嗦的抖,而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像终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急切问道:“怎么办?!师父!他要死了!现在该怎么办?!”

月下仙人连忙倒了一杯苦寒酒给她饮下,她立刻脸有霜色,连说话都有了雾气,但好歹是把汹涌混乱的情绪压了下去。

将闯灭神禁制的事一说,桃枝枝的泪才终于流了下来,“我知道此事都怪我轻信于人!可当时,分明是有人从背后推了我一把!”

“如此说来,这昆仑虚竟有人想谋害你?!或者是想谋算步霄?”月下仙人略一沉吟,摇了摇头,“眼下最重要的还是,九天肯不肯出手施救……”

“天君虽将我关在这里,却又法外容情,许人出入,大抵因为他仍信我,抑或,他信的不是我,而是那个化身为神冢的人。想来,看在这个份上,他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。”

“再者,历代战神为了守护九天而死,便是看在这累累白骨上,也会施一份仁心的吧。”

“唉,此事,你我无力,暂且等着吧。”

月下仙人说了一大堆,才从纷乱的思绪里清醒过来,拿眼一瞧,桃枝枝早已没了踪影。

一听见昆仑虚的人要害她,她立马把翎羽的事想了起来,反正也做不了别的事,便怒气冲冲的赶去问罪。

却不知,棠西的心里也好过不到哪里去,冥王望过来的视线叫她害怕!命悬一线的战神也叫她胆战心惊!她抖着手,坐立难安,只得漫无目的的在昆仑山里走来走去。

明明,她只是想借灭神禁制除掉桃枝枝,可谁能知道战神竟然赶过来了!

不是说他还未醒转吗?

他为什么会来?他到底怎么样了?

诛仙阵加灭神禁制,怕是不能活了吧……

都怪桃枝枝,若是没有她该多好啊!

棠西抱着脑袋蹲下了身子。

天知道她有多么的爱他!为了隐藏执念朱砂,留下这份爱恋,她甚至可以任由魔王差遣!可最终,她竟然成为了害死他的刽子手!

她内心的惶恐和悔恨无以复加,但看到桃枝枝的那一刻,又全都变成了嫉妒和愤恨。

是啊,都是因为她啊,战神是为了救她才变成这样的!

她早点死了该有多好?!

杀了她!杀了她吧!

她唤出了翎羽,直冲桃枝枝而去。

“棠梨姐姐,你为何骗我?!”

桃枝枝从云上下来,才刚说了句话,就看见了她手中的翎羽,心想,她果然是在骗我!

两人拆了几招,仗着西王母去了灵霄殿,棠西出手便有些肆无忌惮,连连将桃枝枝打飞出去。

“因为你蠢,至今连我是谁都认不出来!”

桃枝枝爬起身来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这才反应过来,“你是棠西!”

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害我?!”

棠西手中转着翎羽,笑了起来,“无冤无仇?是,的确你我无冤无仇,可是,你有罪!”

她如恶鬼一般一步步向桃枝枝靠近,“你又蠢又笨,法力也低得可笑,可却莫名其妙得了他的青睐,凭什么?!你配吗?!”

“你扪心自问,你都为他做了什么?你明明只会为他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!可我呢,我建‘步约而同’为他设立强大的后盾,让九天对他有微词的神仙都不敢再乱说话!让妒忌他不敬他诋毁他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教训!还有那些个痴缠他的女仙,哪个不是被我逼得望而却步?!”

“偏生是你!顶着一张天真的脸没羞没臊的往他身边贴,倒是我低估了你!”

“……”桃枝枝看着那张狰狞扭曲的脸,不可思议道:“原来是你,原来是你自以为是的付出,造成了他的格格不入与倍加孤独。”

桃枝枝很生气,“自以为是的牺牲不过是自我感动,你以为你在对他好吗,你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?!”

“你如今的不甘与愤恨,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,爱而不得罢了。”

“来的路上我还在想,到底是你骗了我还是王母骗了我,所幸是你骗了我,那么我还可以……”说着桃枝枝就要往瑶池而去。

棠西杀心已起,怎会放她轻易离去,一个跳跃落在了她面前,恶狠狠道:“他不是舍命保护你吗?那我就偏要你死!”

桃枝枝退后一跃躲开棠西一击,自知不是她的对手,忙急道:“眼下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你先让我去找王母娘娘……”

“还用你找,她早已去了灵霄殿!”

“……”桃枝枝一愣,生生挨了一掌,身体撞上一旁的石壁,在地上滚了一滚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生死之间,你竟然还有空发呆?!”棠西不可思议,却又更为愤怒,“也是,他定是予你了不少法宝,你倒是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