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不许开花

第一章:折枝贺寿(1 / 2)

步霄已经很多年没有踏足过昆仑虚了。

一眼望过去,第一神山还是第一神山,山间仙气蓬勃,不死树翠绿生辉,凤凰和鸾鸟时不时飞过,或往琅玕树上食那美玉,或往碧瑶树上攀那藤蔓,总之就是一副天外桃源,仙中净土的模样。

还没走进去,就一阵一阵的花香果香袭来,生怕旁人不知道这里将有宴会一般。

步霄冷嗤一声,也不知这西王母哪根筋不对头,原来过寿从不叫他,这一次竟遣人过府给他送帖子,谁曾想他刚好不在,对方却不作罢,竟又说动故渊上神眼巴巴的追来凡间,彼时他正在对付一条小蛇,等他将蛇揍趴下,故渊上神才慢悠悠的假装路过似的走过来:“我说你张口闭口什么小蛇小蛇的叫,人家好歹也有一点螣蛇的血脉在,你将它命拿走就算了,尊严还是还给人家的好吧。”

“就这么一点稀薄的血脉也敢出来作怪,学着它那老祖宗吸食凡人惊恐之气增长修为,长此以往,终生祸乱,届时此事还不是落在我身上,倒不如现在就了结它。”

那“螣蛇”气若游丝,命悬一线,听到这里,竟凝了全身力气,想努力挥动它那被折断了的双翼表示抗议:“大神们,我没有害人,我作乱只是吓唬他们,把他们的惊恐都吸走不也当还他们一片清净了吗?”

步霄面无表情,抬手就是一巴掌:“按你的意思,我该去天帝那里给你要一个解忧神兽的名号当当?!”

“螣蛇”被这一巴掌扇得马上要晕死过去,听却头顶上冷冷传来一声:“我话还没说完,你敢晕过去我就让你再也醒不过来。”

“螣蛇”一激灵,双目竟流下泪来。

故渊上神似也看不过去,劝道:“你好好的,杀它就是了嘛,干什么这么折腾?”

“螣蛇”一听,泪流得更凶了。

步霄看了更嫌弃,厉声厉气的说道:“既然故渊上神替你求情,便留你一命。”

故渊上神听了这话傻了,心想,咦,我刚刚那话是这个意思?!

“不过你且听好了,你这一身邪功我已给你废了,以后不许再作恶,需通过正途走修行之道,修个……嗯,左右你们蛇类都想化龙,那便修成应龙吧,不修成功上至九天下至黄泉我都要把你找出来打死!”

“……”“螣蛇”听罢两眼一闭,泪还未干,已然不管不顾的昏死过去。

“……”故渊上神看着这小山一样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的“螣蛇”,忍了忍,没忍住:“你知道螣蛇和应龙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吗?”

“什么?”步霄很诧异,将那“螣蛇”变得同凡间小蛇一般大小,驭术将之随手往林间一丢,一边掐了法诀准备闪人一边随口回道:“小蛇修龙很难吗?”

“……”故渊上神很想说蛇修千年成螣,螣过天劫成神龙,按属性来说,螣蛇属水,应龙属火,只有一点稀薄“螣蛇”血脉的后蛇,怎么也该成不了应龙吧,更何况它们祖上本来就是同级神物……

看着步霄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,故渊上神觉得该是怎么都说不通了,下意识的从怀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开始扇,扇着扇着发现这正是西王母的帖子,遂回过神来,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,忙把步霄掐诀的手拦下。

那边厢步霄以为故渊上神还在为此事拦他,遂道:“瞧那小蛇也有翅膀,与应龙原形相似,修起来应当容易一些,你也是闲来无事了,竟要为它烦扰。”

“……”故渊上神在心中默默为“螣蛇”哀悼了几息,便将帖子递了过去:“什么小蛇小蛇的,莫不是在你看来,这世间竟无庞然大物?不说它了,你且看看这个。”

故渊上神正要开口说正题,步霄却一边翻看帖子一边接过话头:“庞然大物自然是有的,我前段时间遇到过一条大蛇,刚好那时得了一把闪光锤,便扔过去瞧瞧威力,谁曾想竟将它一口利齿砸碎了,巧的是,从它口里还飞出了一只鸟儿。那锤真不错,光芒快赶上雷神的雷电了,改日予你瞧瞧。”

故渊上神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纸扇,正在扇,听到大蛇已经在同情不知是哪条历劫归来好不容易化成的龙,是多么倒霉撞上了这煞神,突然听到救鸟这句,将扇击合在掌中,心中了然:“原来如此,想来正是此举了,也亏你还记得,实则,那鸟儿不是旁人,正是西王母随侍身旁的青鸟之一,名唤棠西。”

“哦,不认识。”步霄很快看完帖子,丢了回去:“不去。”

谁不知道西王母历来看不上一身戾气的他,不巧的是,他也看不上这女仙之首,两不往来,互相清净。这九天之上,生而为仙的仙少,生而为神的神就更少了,他区区战神,不才正是其中一位,用不着买谁的面子。

故渊上神接住了帖子,早知道他这反应,一边替那痴心错付的青鸟惋惜一边不紧不慢的跟在了步霄身后。

步霄走了几步,回过身去看着不肯离去的好友:“又来这一招,敢换新鲜的吗?”

“不敢。”故渊上神厚颜无耻的露了一个笑:“新鲜的怕不灵。”

步霄冷哼一声,不发一言,故意慢腾腾的向前走去,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不久,荒山野岭的前面竟有一棵桃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