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阿剑魂

第三七0章 神剑之威(1 / 2)

荆轲摸着酒杯,好久,才叹气了:“唉,大秦就是厉害,果然有一统天下之势!哈哈,秦王也不错,果然不愧是一代英雄,所以,我们燕丹也认命了,派我出使大秦,他只希望秦国、燕国之间无战事,所以,咱们的礼物就是燕国的地图!”

此语一出,无论嬴政,还是韩行烈,相视一笑,很久,嬴政才叹气了:“唉,王子丹有如此美意,自然很好,我大秦先接受燕国王子的美意了,哈哈!咱们今日只喝酒,不谈政事,不如,明日在大殿之上,咱们再谈国事,哈哈!”

“诺,谨遵秦王的旨意!哈哈,荆轲敬秦王,祝秦王早日得偿所愿,扫平天下,实现天下一统!”荆轲佯装出一副愉快的样子。

秦王嬴政一瞧,就知道了燕国的态度:看来,献图是假,刺杀是真,这荆轲也算活到头了,算了,成全他!

所以,他愉快地接受荆轲的祝福,笑了:“哈哈,那咱们只有欣然接受了,谢谢荆师兄,借你吉言,我们大秦肯定早日一统天下,嘿嘿!”

随后就是一阵狂饮,荆轲去时,又摇摇晃晃的,一副酒足饭饱之态!

见他去了,雨依王后才叹气了:“没想到,这荆轲刺秦王真有其事,大王,你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?不会真的要将他剁成肉泥吧?”

脸上当然一副不忍心了,眉目微皱!

“当然不会了,他好歹是我们的师兄嘛,哈哈,既然,他是剑客,又是刺客,我们就给他最光荣的死法,寡人将与他决斗,哈哈!”秦王嬴政得意地笑了。

“啊!”此语一出,所有美人儿都惊呆了:“决斗?为什么?”

脸上又一个个都露出来担心之意,花容都有点失色了!

韩行烈见她们如此关注此事,足见个个都深爱着嬴政,替他开心了,笑道:“你们放心,荆轲的剑术跟宗天行差不多,应该不是秦王的对手,所以,他会轻轻松松干掉荆轲的!哈哈,来,咱们先预祝大王旗开得胜!”

众美人这才放了心,一个个都露出满意之态,赶紧替他们斟酒了!

“哈哈,真是‘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烈哥也’,嘿嘿,老大,我用不用泰阿神剑?还是换一把普通的剑跟荆轲比剑?感觉用泰阿神剑似乎对荆轲太不公平了吧?”嬴政有点想冒险了。

他想正大光明地跟荆轲比剑,不想逞神剑之利!

韩行烈像审视怪物一般看了他一会儿,才叹气了,随后笑了:“老四啊,这不是江湖比武,他是杀手,所以,咱们也不用客气,懂吗?”

嬴政闻言不语了,想了想,才欣然同意了,却是一脸无奈!

他当然知道,这是韩行烈同意他跟荆轲比剑的底线,否则,解决荆轲的事儿就由不着他出手了,韩行烈会及时处理掉荆轲!

那,他又将少了一次动手的机会!

他能出手的机会已越来越少,这就是当秦王的代价!

雨依王后见状,才放心了,脸上露出来甜美的微笑:“是啊,大王,咱们大王用泰阿神剑,最多,允许荆轲带几个杀手共同参战嘛!不过,我大哥肯定要出手的!”

这才是重点:有韩行烈出手,天下间还有谁可以与之抗衡?

她早就知道了,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剑客,不是荆轲,不是燕丹,当然,也不是嬴政,而是韩行烈,这是逍遥居老祖宗的论断!

嬴政哈哈一笑,大乐,笑了:“行,按你们说的办,哈哈,寡人遵王后之命就是了!”

“多谢大王!来,姐妹们,咱们共敬大王!”雨依王后得意地笑了。

次日,到了秦国的论政大殿,嬴政的脸色并不好,似乎有点不爽快!

群臣见了,有的人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:难道,大王今天要整治谁?看来,今天得小心了!否则,犯了龙颜,那,以后就别想在朝堂之上混了!

嬴政打了手势,下边的郎官就高叫了:“燕国使者荆轲觐见我大秦大王!”

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,今天要召见燕国的使臣了,难怪,气氛如此凝重!

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即将到来了燕国使臣荆轲的身上,一股强大的压力自然而来,这让荆轲很不舒服,偏偏,无从拒绝,这是大秦的地盘!

但,当他手捧着他们精心制作的地图时,一股更强大的信心就油然而生了,目光中露出来坚决与果断!

缓缓地走进了秦国的大殿,侍卫正想过来接过地图时,荆轲却笑了:“这是我燕国对大秦的贡品,岂可由你们代接,得秦王亲自来接!”

侍卫们怒了,正想喝斥他时,秦王嬴政哈哈一笑:“既如此,荆轲先生亲自进献礼物吧,不知道燕国有什么好东西上贡?”

他当然知道是什么,故意刁难一下荆轲,免得他太放肆了!

“燕国地图!请问大王,这礼物是不是够重了?”荆轲也不软弱,立刻反击!

“啊,地图?”阳泉君忍不住惊呼了,随后道:“这是不是意味着燕国准备向我们大秦投降了?哈哈,恭喜大王!”

他这会儿居然有点沉不住气了,脸色向红,兴奋了!

白痴!这阳泉君中邪了?

嬴政闪过这样的念头,却招荆轲上前上贡礼物了!

这时,荆轲的眼睛里露出来兴奋与杀意,沿台阶而上,往他此行的目标而去!

秦王嬴政、韩行烈相视一眼,都露出来浅浅的微笑,如猫捉老鼠般,扫向了荆轲!

终于,地图已放在了嬴政的面前,荆轲已缓缓地展开地图了,不经意间,他的手竟颤抖了几下!

嬴政、韩行烈收在眼,嬴政正想说话时,韩行烈已抢先了:“荆师兄小心点,虽然,这是厚布做的地图,但也要小心,被损坏了,就不好了,嘿嘿!”

随着他的冷笑,旁边的人都露出来诧异之色:为什么?这韩王子究竟想说什么?

荆轲似乎听懂了韩行列的话,但,他的情绪马上就稳定下了,甚至,露出来他到大秦之后从未有见平静!

匕首已经出现了:图穷匕首出!

荆轲已将匕首抄在手里,眼看就要向嬴政再去!

这时,众人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:原来,燕国的使者是来刺杀嬴政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