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阿剑魂

第三六九章 不如决斗(1 / 2)

荆轲越来越开心了,笑了:“哈哈,如此说来,王子有了全盘的计划了?”

“不,刚刚想到的哈!嘿嘿,师父,我们可以制作一份地图,将匕首放在图中,然后,咱们将这份地图上贡给秦国,秦王必然召见,如此,我们就有机会刺杀他了!到时候,无论是在大殿之上,或者在秦王宫,咱们都有机会宰掉嬴政那小子!”燕丹得意地笑了。

荆轲自然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随后,大乐:“哈哈,爽快,我们多少年的努力,终于有了成功的机会!嗯,这个嬴政真是搞得我们不爽快,嘿嘿,这回,咱们该送他上路了!”

“嗯,就是这句话,哈哈!所以,师父要努力,我们也要努力,咱们还是兵分两路,先送燕五、田十二他们入秦,要他们低调一点!到于这边,我们做好燕国、齐国的地图,就等秦王接收了,哈哈!”燕丹开心地笑了。

荆轲见他笑了,更是欢喜,笑了:“是,王子放心,咱们这回做得天衣无缝,就看最后的结果了!不过,王子不必入秦,哈哈,由我们去玩儿就行了!”

“啊!这是咱们杀手集团最伟大的一战,本王子责无旁贷啊!我一定要去!”燕丹坚决地说!

荆轲见状,叹气了,思索了好一阵,才笑了:“既如此,我们兵分两路,让他们那帮小子去打前站,我们随后跟进,不过,王子在咸阳城外!哈哈,这件事情我们最好以三年为期,不知道王子以为如何?”

“嗯,好,师父果然高明,佩服,佩服!哈哈,我明白师父的意思了,放心吧,师父,所以的事情,徒儿会作好的!”燕丹坚决地说。

说话间燕五、燕八来了,听完了他们的计划,燕五满意了,欣然从命,笑道:“是,师父放心,我们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!哈哈,咱们虽然上回损失很大,但,我们在咸阳城的秘密据点仍然是我们的!唉,只可惜了宗师伯和那些兄弟们,这回咱们一定要为他们报仇!”

“嗯,报仇是必须的,但,最重要的还是要完成王子的事情!等我们进入了咸阳城,你们就可以清除那些秦国的主要将领,如此,秦国才会真正丧失战斗力!否则,嬴政的儿子无论哪个上位,都要开战于其它三国!”荆轲思索着说。

燕丹更满意了,笑了:“嗯,师父这话说得透彻,哈哈,老五、老八,一切拜托你们了!这回刺杀,我也要去的,我们做好了地图就去!不过,可能要一年时间,这段时间我们要把所有的细节都思考清楚,一击即中!”

“是,王子,那,我们就先去秦国了!师父,我们需要带多少人去?”燕五细心地问。

荆轲却不敢做主,反而将目光打向了燕丹,他思索了好一阵,才笑了:“咱们目前动作不宜太多,也不宜太大,就你们几个先去吧!人数不要超过三十人,当然,你们也可以拆分,随便替我们打探秦国的军情!”

“是,王子放心!那,师父,王子,我们告辞了,哈哈!”燕王愉快地告辞而去。

燕丹见他们去了,心情反而变得有点沉重:这赌局已经开始了,接下来,就是他和嬴政之间的较量了,事实上嬴政已占尽上风了,怎么办?难道,只有刺杀一条路了?

想想他都觉得不爽快,可,这也是没黑泽的事情,谁让大秦实在太强大呢?

也许,就是燕、齐、林三国联合,将所有的军队集合起来,只怕,也未必是秦国的对手,更何况三国还各怀鬼抬!

荆轲见他神色不爽快,就笑了:“王子,咱们凡事都已尽力了,就看天意了!只是,这地图只绘我们燕国吗?是不是把齐国也绘进去?”

他知道,一直以来,燕丹以灭齐为要务,将齐国的山水早就绘成地图了,就等有机会灭掉齐国!

可惜,时局不利于燕国,不得已,他们只能以抗秦为第一要务了,否则,只怕就被大秦各个击破了!

“唉,嬴政还真是人才啊,他比我强多了!那小子无论政治、军事都玩得挺棒的,不过,最重要的还是他的运气太好,大秦确实太强大了!现在,我们真的只有刺杀一条路了,只有嬴政死了,咱们才有好日子过!”燕丹叹气了。

的确,一直以来,他并不觉得嬴政有什么了不起的,可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发现实力才是真正的决定性因此,大秦的实力确实是他国无法比拟的!

嬴政确实拿了一手好牌,而且,确实打得不错,搞得六国很狼狈,现在,已玩死了三国了,剩下的三国再不同气连枝,只怕,大秦就将灭掉六国了!

一年之后,燕丹终于做出来燕国的地图,却没有将齐国的地图绘上去,他以为,这是燕国自己的事情,没必要将齐国牵连在内。

再说了,燕国的公主也是秦王嬴政的爱妃,未来秦国、齐国如何发展,又岂是小小的燕国能够控制的?

荆轲就要入秦了,地图也由他随身带入秦国,他必须去那里准备实施刺杀计划!

燕丹却还不能入秦,因为,秦国已准备伐楚了,二十万大军,枕戈待旦,楚国已发出来求救信了,他必须率燕国军队去帮助楚国对抗秦国的大军!

易水畔,燕丹置了最好的酒宴,为荆轲送行!

高渐离也来了,他是燕国最好的琴师,此时,他奏出来的音乐,竟有几分悲壮、凄凉!

谁都知道,荆轲此去凶多吉少,但,又不得不去,因为,他们已为此付出了至少十年时间,目的,就是为了刺杀嬴政!

一阵对饮之后,荆轲与燕丹长揖作别,笑了:“王子放心,哈哈,咱们这回入秦,肯定会拿下秦王嬴政的人头!嘿嘿,只要我有一丝有机会,嬴政那小子就死定了!”

“是,师父小心,凡事以安全为第一要务,咱们可不能冒险!唉,可惜,我不能陪师父去行刺了!”燕丹不觉叹息了。

荆轲笑了:“哈哈,我们是杀手嘛,咱们的一切都交给了剑道,当然,还有杀道!无论是杀与被杀,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!好了,我走了,王子保重,高兄保重!”

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!

“唉,刚才音乐有悲伤之意,看来,荆轲先生此去必然不能回来了!王子,我也要去了,哈哈,我要去陪荆轲先生!”说完,高渐离竟从另一条路往大秦而去。

显然,他怕荆轲发现了他的行踪,选择了分道而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