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阿剑魂

第三六一章 赵国选美(1 / 2)

赵王赵佳却有点懵了,等他们笑够了,爽快够了,才笑了:“可惜,老祖宗们来得太早了,咱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,今天,只是召集了邯郸城的贵族美女,所以,要让老祖宗们失望了!”

他一脸歉意,似乎真感觉到惭愧了。

“哈哈,别叫我们老祖宗,咱们跟你小子不熟,你虽然是无忌的后人,只不过却与我们无关,所以别叫得那么亲热!我们不过是来凑热闹而已,哈哈,你要叫,就叫我们‘前辈’好了,那个我们受得起!”太平公主思索着说,根本不想跟赵佳面子。

她知道,如果受了“老祖宗”的称号,那,她们说不定就要管这小子的破事儿了!而嬴政肯定是要找这小子的麻烦的,所以,她们没必要为之跟嬴政闹得不愉快!

“嘿嘿!”赵佳尴尬一笑,只得叹息了:“唉,是,赵佳知道了!各位前辈请上坐,秦王、秦王妃请上坐,韩王子、韩将军请坐!哈哈,大家今天又欢聚在我赵国,是咱们的赵国的福分,各位,请坐!”

小寒见他居然神态自若,不觉也有点欣赏他了,笑了:“哈哈,这赵佳做了大王,果然出息了,很好,很不错,小子,继续努力!荆轲,你这回最好安分点哈,别再做那些无聊的事情,免得又弄得大家不愉快!”

“是,多谢祖师教诲,荆轲明白!”荆轲的脸红了,赶紧应下了!

事实上这回他们本来就没有刺杀嬴政的计划,只不过,上一次的行动,确实令人遗憾!事实没成功,还搞得大家都不爽快,彼此见面多少都有点尴尬!

再想到宗天行等人的死去,他心里也不舒服,可,毕竟发生了,谁又会事先预料得到?

本来他们以为有十足把握的,没想到结果却如此之惨烈!难道,这秦王嬴政真有上天庇佑?

这回,逍遥居的人并没有出手啊,连李真也没有出手,他和李真之间,只不过对峙了片刻而已!

见气氛有点尴尬了,太平公主就笑了:“赵王,这美人儿在何处啊?咱们是来选美的,还是来喝西北风的?嘿嘿,我可等得有点不耐烦了!快点,把美人儿们叫出来,我们也看看赵女如何,哈哈,这回玲儿、心儿初选,一会儿梅儿、若曦过眼!你们这帮小子得多等一会儿哈,咱们必须优先!”

“诺!”众人一个个都眉飞色舞,甚至,有的已流口水了!

竟连赵佳也不例外,事实上他也没见这次选出来的美女,虽然只有三十五人,但听说一个个都标致得很,他本想先过目,可没想到,秦王嬴政竟然来了邯郸,打碎了他的计划!

“哈哈,既然公主殿下如此急切,那,我们就先满足太平公主殿下的要求!”燕丹先调侃太平公主一句,随后拍了拍手,又笑了:“公主殿下可要细心选哦,可别便宜了我们!嘿嘿,说实话,本王子是第一个见到这些美人儿的哦,我对几个小美人儿可是垂涎三尺的!”

太平公主笑了,如花枝乱颤:“哈哈,你这小鬼,居然敢调侃本公主,哈哈,有意思!放心,只要是绝代佳人儿,我们绝不会错过的!我的丫头们眼睛都毒得很,她们的眼光一个比一个高明,嘿嘿,我们是不会犯错的!心儿、玲儿,你们两先初选!”

这时,一个个美人儿排着队上来了,跳着赵国的舞蹈,如梦如幻,一下就瞧呆了众人,连太平公主也不例外!

姜玲公主、禇心脸上一片欢喜,眼睛立刻就在那些美人儿身上瞄来瞄去,似乎连她们的每一个动作细节都没想错过!

仔细观察了,片刻,姜玲公主才下场选了两个美人,而禇心更厉害,只抓了一个而已!

“哇,老祖宗果然高明,把我预先中意的三大美人儿都挑选了,厉害,厉害,本王子佩服之至,佩服之至!哈哈,老祖宗的眼睛就是毒啊!”燕丹故意用了太平公主的语言。

禇心自然开心了,笑了:“这些美人儿都不错,只是,我们最喜欢这三个,太平姐姐以为如何?”

“嗯,先放着吧,哈哈,等我的梅儿来过目,好了,你们可以选了!这三个丫头嘛,咱们暂时收下了!至于其它的,我是说今天没到的,咱们也要选!好了,你们这些小子去选吧烈儿、震儿只准选一个,嬴政嘛,你随意!”太平公主已发话了。

“诺!”无论嬴政,又或者赵佳、燕丹,都早就忍不住了,立刻就上去了。

韩行烈哈哈一笑,乐了:“老三,我们也去选一个,不准多选!”

“诺!老大放心,哈哈!”韩震得意地笑了。

小寒见他们如此高兴,就笑了:“你们两个小子眼睛放亮点,要不要我的玲儿、心儿帮你们选啊?”

“嘿嘿,老祖宗,这是咱们的美人儿,就不要老祖宗代劳了,哈哈!”韩行烈眉飞色舞地冲上去了,似乎想故意跟嬴政抢了!

太平公主哈哈一笑,大乐,笑了:“你们这些小子真是没风度啊,好了,随便你们了,荆轲,你小子不选几个吗?别老是忙你的刺客生意,传宗接代也是很重要的!你没瞧见人家宗天行吗?哈哈,老婆都十几个,子女也不少,这一点,你小子要向宗天行学啊!”

她故意提醒他了,这小子将来要刺杀嬴政的,荆家可不能绝后了!

荆轲懼然一省,叹了口气,思索之下,也终于走向了那些美人儿,却只选了两个相貌相对平庸的女人,就回到了酒桌!

“奇怪,你这小子倒是有意思,那里还有几个美人儿呢!”太平公主见状,不觉叹气了:“赵王,把那几个丫头都打赏给荆轲吧,哈哈,这小子向来腼腆得很,这回,便宜他了!”

赵王一怔,随后随意地笑了:“是,你们几个也去侍候荆轲先生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