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汉为名

第二章 荀攸献礼(1 / 2)

马车载着刘钰二人向幽州方向飞驰而去,车里的刘钰正在向荀攸请教着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。

“主公,眼下齐国看似风调雨顺,实则暗地里波涛汹涌,近年来更是群狼环伺。如今诸皇子已经开始夺嫡,朝堂上派系林立,政令已经朝不保夕,各大侯府稳坐观望,可以说是一片乌烟瘴气。

攸观皇室又无中兴之主,不少世家开始安排子嗣四散拓展,把手伸向各州,颇有协诸侯兴起之势,安远侯府外放诸位公子,也不外乎如此,唯有主公您怕是在父安远侯的计划之外。主公此去幽州,虽是迫不得已,但依臣下看来,却不失为是一件好事。

众所周知,幽州乃百战穷癖之地,朝廷一直把持放任态度,无论谁坐拥幽州,在望京权贵眼中都不过是西北的看门之人。而这恰恰就是主公未来发展的优势,幽州虽穷困苦寒,但幽州人却善战,济北之地又紧靠蛮族,地方只有寥寥几家豪强,待主公坐稳北和县后,再趁机暗谋济北郡。

朝廷曾令地方可以自行养兵,主公蓄资招兵后以蛮族练兵,抚民屯田而筑墙望南,只等齐国大风乱起之时,主公便可乘云而兴。”

刘钰听完荀攸分析后,激动的感慨道:“公达先生之言,深得我心,可目前我手中无势,刘氏对我这庶出子又弃之若履,否则即便我出身再低微,也不该只给个幽州边境县令,这摆明了让我前来送死。”

“主公且勿担忧,待主公抵达北和县之前,攸定送主公一份大礼,可保主公上任无忧。”荀攸早就看出了刘钰内心的忐忑,城门前就已拿定了主意。

“哦?如此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刘钰说完后,二人对视一眼齐声爽朗大笑。

马车进入幽州地界,已是半月之后。一路上车马劳顿,刘钰除了与荀攸交流外,就一直在修炼《皇帝内经》。

后世残缺不整的《皇帝内经》,大多都被中医用来养生。但刘钰此时通读全篇后才知道,真正的《皇帝内经》称其为神级功法也不为过,整篇功法包含了帝王养气之术,有易筋重铸之能。相比之下,刘钰十八年来在侯府修炼的功法简直就是垃圾中的战斗机。

单论修炼资质,刘钰就是个渣渣,但仅在路上磕磕绊绊的修炼半个来月,刘钰便将修为突破到了炼体二层。刘钰修为突破,荀攸实力也突然跟着上涨,待刘钰询问过祭灵原因后,大受打击。

原来祭坛中召唤出的人杰(除了个别特殊人才),最低都有着此方圣人之资,但都因为刘钰的修为而受到限制,否则荀攸实力岂能仅是先天巅峰境?

好在黄帝内经有易筋洗髓的功效,加上祭灵的气运反哺,听听点的来说,即便刘钰是块废铁,也能将他生生的炼成神兵。这让“废柴”刘钰得到这个结论后,非但不以为耻,反而颇以此为荣,谁让他有了金手指呢!

越靠近济北地,二人的脸色就越发凝重。显然他们都低估了济北目前的形势,照此来看,情况远要比他们想象的更为严峻。

二人在路上已经听闻,蛮族已有南下之势,估计待秋收之时,就会南下掠夺。

一路上所遇逃难之人,大多面黄肌瘦,以老弱妇孺居多。

经刘钰和荀攸合计之后,马车绕过济北郡城,直接向北和县而去,情况已经紧迫,刘钰没有太多时间去考察济北郡城了。郡城和北和县相邻之地有一处狼头山脉,狼头山百里内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近年来更是匪患肆虐,让往来商人无不叫苦连天。荀攸嘱咐马夫驾车直接前往狼头山方向,马夫苦劝无果,只能无奈驾车前往。

一车人刚靠近狼头山就被一伙马贼包围,吓得马夫瑟瑟发抖的停下马车,领头的马贼身形健壮,面相凶恶,围住马车后并没有拔刀相向,只是呼喊着让车里人交出财物,他们就会放行离开。

荀攸一脸淡定的走出车外,“尔等是哪座山寨之人,可否领在下等前往山寨与贵头领一叙?我家公子与他有一桩富贵要谈。”

领头的马则透过车们看了一眼车内闭目静坐的小白脸刘钰,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荀攸,见两人非富即贵,气势不凡,犹豫片刻后,便应答道:“我等来自狼头山杀蛮寨,既然如此,我便带你们去见我家寨主吧。”

一众马贼挟裹着刘钰的马车很快就进入狼头山脉,通过一道狭窄的小路后,一座简易的山寨就出现在刘钰前。

为首的马贼命守卫前去禀报,而刘钰二人下车等待的同时,都仔细的打量起这座山寨。由普通山石和木方筑成的寨墙,虽有些简陋,但不失防御能力,百来青壮手握铁器有序的在四周往来巡逻。

没过一会儿,留下马夫和马车后,领头马贼便带刘钰二人进入一处隐蔽的山洞内。

荀攸暗中对刘钰低声说道:“主公,这伙马贼似乎来历不凡,似行伍出身,这里的防卫与布置看似烦乱,却暗含粗浅的阵战之势,此行怕是会大有收获。”

七转八拐后,二人被带到山洞深处见到了杀蛮寨大头领。

初见这位头领时,刘钰颇感失望,印象中的马贼头子应该都是面含煞气的刀疤脸大汉或者独眼龙,此地首领却是个面目白净、身材壮硕的青年男子,反观其身下坐着的几名大汉倒是面目凶悍,匪气十足。

与此同时,对面的几位首领也都在暗中打量着刘钰二人。

刘钰出自侯府,虽是弃子,却也是一身素色锦衣,就是炼体二层的修为有些磕碜,一看就是富家菜鸡。反倒是文士打扮的荀攸让众人目光凝重,暗付此人淡然而立,气质出尘,让众贼感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危机。

“在下杀蛮寨头领萧青,听手下兄弟来报,二位欲给山寨带来一桩富贵,不妨说与我等听听,若只是来消遣我等,定叫你二人有来无回!”说话间,一股强大气势伴随着话音透体而出。

荀攸侧身而出,挡在刘钰身前,没有回答萧青的问题,反而疑惑的问道:“先天三层修为?不错,某观众位头领不似马贼,反而像军旅出身,现如今幽州之地即将大乱,蛮人不日将南下掠夺,众位建杀蛮寨却不思杀蛮,反倒在此落草为寇,打劫我等往来之人,此是何理?”

荀攸话音刚落,萧青手下众头目便纷纷拔刀相向,厉声怒喝,萧青略微沉吟后,挥手喝退众人。

“这位先生既能看出在下修为,又能看出我等出身,想必是不凡之人。我本是幽州前镇北关守将韩耿将军的帐下校尉,三年前五万蛮人掠边,三万镇北军奋起抵抗后损失殆尽,韩将军向幽州牧黄茂多次求援被拒,最后战死在镇北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