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汉为名

第四章 世家之谋(1 / 2)

聚仙楼二楼,北和县众世家泾渭分明的坐在两边。刘钰一行还未到房间门口,就听见里边两拨人的交锋。

“李家主此来怕会大失所望吧!刘县令带兵来北和,想必是带着抗蛮之势前来赴任,李家主与边上诸位一心攀附蛮族,此时不赶紧收拾跑路,竟来此赴宴,就不怕刘县令愤起而拿下诸位吗?”听话音,这应该是那位主张抗蛮的王家主所说。

刘钰停下脚步摆了摆手,示意身后几个不要出声,他想要先听听这些北和县世家宴请他究竟有何目的。

李家主淡然一笑道:“王兄之言,李某人却不敢苟同,我李家同诸位一样都是齐人,所谓攀附蛮族之言,却有失偏颇。三年前镇北关一役,朝廷已言明是叛逆将军韩耿挑衅友邻蛮族,才引得蛮人入关。蛮族夺关望南时,不也是朝廷派人主动讲和的吗?李某人嫁女与友邻蛮族结亲,不也是为保北县和县诸位安危吗?怎么在王兄嘴里,李某人反倒成了罪人呢?”

房内,李家主面露嘲讽的看着王家主,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之色。

对这位新上任的刘县令,李家主有些摸不清,他从女儿那里得知,蛮族将在秋收之时攻齐。此次蛮族南下,准备先下幽州再一举拿下齐国。蛮族兵强马壮,内外形势混乱的齐国根本无法抵抗蛮族蹄踏幽州。蛮王承诺,只要他能里应外合放蛮族入关,济北郡守一职便归他所有。

刘钰来北和县的消息在吏部还未下达之前,众世家就已得知。所以他和众人宴请刘钰,不过是想看看刘钰的态度。但是,自望京传来的消息中,根本没有提及刘钰所率的两千士卒,两千士卒他根本没放眼里,他只不过看不懂侯府此次的用意。

天下将乱,安远侯一直淡定的没有站位,这次安排刘钰带兵来西北地,究竟是想从中分一杯羹呢?还是真的只是放养这位庶子?拥有大宗师的安远侯府刘氏一族,可不是他一个小县绅敢随便招惹的。

王家主鄙夷的望了一眼李家主道:“李家之意路人皆知,李家主却言是为保全北和县,简直厚颜无耻,让王某实在反胃。某为齐人,即使家破人亡,也不愿让儿女苟全在蛮人身下,某家怕族中子女嫌臭!”

刘钰众人在门外听得王家主之言,不禁莞尔。便不再驻足,推门而入。

刘钰进门,剑拔弩张的两波北和世家便停下了手中动作。众人起身看向来人,而刘钰打量着为首的两位家主,王家主魁梧粗犷,一脸大络腮胡子,一看就知是北方大汉。而他对面的李家主则一副文士形象,双眼深沉,想来不是易于之辈。

四人进门后,蒙恬三人都跟在刘钰身后,屋内众人一眼便知谁是新上任的县令大人,对刘钰恭声道:“见过县令大人。”

刘钰年少英俊,即便修为已经提升,看上去还是有些过于文弱,倒没引起众人的重视。况且,刘钰不过是靠的出身才得的县令,王俊他们不陌生,倒是英武的蒙恬与文士打扮的荀攸二人引得众人频频侧目。

众人能成为一县大族之主,修为必然不凡,大多是踏足先天的强者。能在这混乱的西北之地盘亘的大族,都不是易于之辈,连他们都看不出深浅的二人,怕是先天高级吧!如此年轻的天骄,简直是闻所未闻,竟然甘愿委身不过炼体三层的刘钰账下,却是让众人惊疑不定,李家主看向刘钰的眼神变得颇为凝重。

刘钰自是不知众人心里,摆摆手便让众人就座。蒙恬与荀攸一左一右的坐在刘钰身侧,王俊则坐在荀攸下手。

待众人安坐,刘钰便起身道:“蒙朝廷信任,授予刘某北和县县令一职,本县上任后衙门空缺,本县不得不临时组建,王俊想必诸位都相熟,本县上任之后,书吏由他继续担任,就不多介绍了。”

刘钰说罢,便开始介绍蒙恬二人。

“这位是蒙恬,本县新任命的县尉,今后北和县巡防之重务本县就托付给蒙县尉主持。”

众人则连忙起身向蒙恬见礼,蒙恬则面无表情的起身回礼。

“这位是县丞荀攸荀公达,本县倚重的幕僚,一应县衙琐事今后也将由荀先生主持,本县年少才薄,在位期间,望诸位家主能够多多支持。”

众人一一见礼后,众家主许诺,定然全力相助刘钰治理北和县。

待众人相熟之后,场面就开始推杯换盏的热闹起来。

王家主好武,宴会之中频频向蒙恬敬酒,蒙恬则端着酒杯,面无表情的应答,无心之语往往引得王家主等人连连惊叹。

李家主则在推杯换盏间,不断的试探荀攸,想从他的话音中探知刘钰接下来的动作。

在两帮人看来,刘钰不过才能平平之辈,今后北和县诸事大权怕是掌控在蒙恬二人手中。一时间刘钰身边竟无人问津,刘钰倒乐的清闲,看着不断试探荀攸的李家主众人有些想笑,荀攸之才,岂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企及的?

酒足饭饱,见两边之人都已经聊得差不多了,刘钰暗中向荀攸点点头,荀攸便端起酒杯,故作朦胧的起身道:“诸位!县令大人领朝廷旨意后,便从望京马不停蹄北上,一路舟车劳累,有些疲倦,来日方长,今日就且到这里,望诸位担待。”